那一年,你以為享受著浪花的清涼,一回身卻被大浪拍回了岸上,微微顫抖。


浪花灑落一地覓入沙裡,沙礫緩緩的浸濕在你腳底,

泡沫一襲襲裹上腳踝,鹹味竄上在泡沫波波爆開旋即。

海岸依舊,大浪卻不再起,徒剩滿岸碎浪,在沒了腳印的沙灘抹來復去。

 

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amhao 的頭像
iamhao

皓氣肥腸

iam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