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24051202kcxt8.jpg

整整三個月,我天天睡醒前都被壓床,壓到心直跳、喘不過氣來,

滿身大汗醒來,還心有餘悸。事後跟你母親講了,還是覺得十分嚇人。

 

直到前個月,跟你伯父伯母講到這件事;誰知才描述到一半,伯母就起乩了。(伯父伯母從事相關行業,家珠也設有法壇)

伯父一問才知是一熊精,已在我們家樓下修行五百年,但......

說要拿鮮果祭拜了事也不肯,問祂是否有何冤屈也不說,

最後你伯父一怒之下便要拿符令將祂化為血水。

 

只見熊精滿臉猙獰(啊就你伯母),我趕忙阻止他,跟你伯父說道:

若祂已在此修行五百年,怎麼說都是我們家對其叨擾,就算是上一代、上上一代,也沒祂待得久。

即使祂不願說出原因也不願了事,將祂趕走甚至滅了祂,都於事無理。

伯父說我真的是最蠢的人,明明就一張符令可以了事,卻寧可什麼都不做。

 

事後我帶了水酒,到樓下房間以手代香祭拜,說道:

熊兄祢好,雖然我不知因果何故,要如此每夜待我。

但我們一家在此叨擾祢修行,我對此向祢道歉,帶了水酒來賠罪。

希望祢真有需要能向我明說,切勿對我妻小為難。

 

事後至今,每日都能一夜好眠;當然這事沒再向你伯父伯母說起。

 

 


 

 

這次我回家,我爹向我說起幾個月前的事,當然我對其中靈異部份我不予置評。

但我爹的想法和行為,說肅然起敬有點太恭維,但就直想,我真不愧是他兒子(好像更不要臉XD)

可能從小就用言教身教來告訴我們,行事要正要善,別存有害人的想法。

雖然也曾流淚怨道:吃素有什麼用,還不是被人害得土土土。

但還是寧可做對的事,即使委屈自己。

 

長大後出了社會,尤其到了台北後,才更開始發現自己有多麼的...和社會的行事做法背道而馳(也許是我看見的),

也曾、也常、也不斷的為此猶豫與糾結。

即使我知道自己有多表裡不一、有多愛耍小聰明;但心裡還是會想,要做對的事。

其實和自己背道而馳的,就是我自己。

 

有時真的很想走輕鬆的路,但如果連自己的初衷都改變了......那跟放棄自己有什麼兩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amhao 的頭像
iamhao

皓氣肥腸

iam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