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時準備下樓騎車回家,電梯一開走出去驚覺這是9樓。

回身要再搭電梯下樓,卻發現這樓電梯沒有任何按鍵。

此時環顧9樓,竟是一望無際的廣大辦公室,充斥著灰白的OA,挑高的天花板高不見天際。

 

向電梯旁的OA走去,一位穿著白領襯衫灰色絲質窄裙的美女站起身來,

推著末端尖銳的黑框眼鏡跟我對談:「這邊出口要往那邊走,過了六條街就到了。」黑亮的指甲朝電梯反方向指。

 

剛走過第一個街口,一隻有著龍尾與大眼的小狐犬活潑的朝我這邊狂奔過來,繞著我腳邊幾圈後又跑走。

過沒多久又一位穿著西裝的高瘦中年人氣喘吁吁的向我跑來,直拉著我要我幫他找那隻小狐犬。

 

往狐犬方向走沒十分鐘,周身已看不見辦公室,只剩空蕩蕩白色一片。忽然聽到小狐犬興奮的狂叫身,

我們便衝了過去,才看見牠在一大灘泥濘水池裡玩個不停。但叫我驚訝的是泥濘裡還有一隻5公尺長的鱷魚。

但見西裝先生不見畏懼的往泥濘裡走去,小狐犬朝他尖吼了一聲,西裝先生繼續走,反倒是鱷魚被那聲尖吼給嚇得搖尾溜走。

 

此時我已爬上泥濘旁一個2公尺高的白色水泥建築(倒也不知道那究竟是啥建築,但就有著水塔用的不銹鋼攀爬梯),

站在上面看西裝先生抓小狐犬。西裝先生拿出抓蝴蝶的長柄網子,正要接近小狐犬時。

我才發現他身旁有兩三隻被泥濘覆蓋住的鱷魚,每隻都有10公尺長,但還沒來得及喊他,西裝先生已經把小狐犬撈了回來。

 

詭異的是,經過泥濘一番走踏,西裝先生和小狐犬看起來還是半點污泥都不沾,一副高級的樣子。

西裝先生跟我道謝後便帶著我到街口,叫我坐上貨車,就帶著小狐犬離開了。

 

小發財貨車開動後,無頂的後車廂站著幾個女生,只有我是男的。彼此倒也沒說話,但都知道要往出口去。

車開過了一條又一條街道,其中一個女生便唱起歌來,她是Bjork,小小的身子,和我隔了兩三個女生。

她唱沒幾句我便開始和她一唱和起來,我們越唱越開心。但每次唱沒兩個小節我就出錯,很澳惱,但她被打斷後還是一樣繼續唱,我也繼續和。

車一直開著歌一直唱著,看到白色的路越來越窄,那光一般的出口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然後......我的電話就響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amhao 的頭像
iamhao

皓氣肥腸

iam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