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09..21:20
台北開往彰化統聯車上
閃白的電視燈光在一片昏黃車燈裡顯得刺眼
濕了衣領的我沒了表情
沒表情很好,可惜不能控制熱氣成雙
沒有燈光,車上的人不會在意
鏡片蒙了恍惚的白霧不停
冷氣其實並非很強
我決定了開端卻失去了延續
握著其他人的理由卻沒了力氣
我的理由又在哪裡?

第二個人睡了
我卻飾演著他
握著他所有的習慣
所有的暗示
習慣的對所有無視
無畏無懼每個你
卻畏懼著自己
1999至今的朋友我都十分在意
那麼的得來不易,如此的心存感激
何德何能的我該如何去面對
虛假的偽善的
我無法完全釐清

越來越開心的我
如往常不安的我
怎麼能同時是同一個我
愉悅電話時的同步平靜
搞笑即時鍵盤卻淚流莫名
遇到人隨時隨地的high起來
刻意自處又讓世界都收了起來

原來我這麼好強
原來我這麼需要別人的不安
原來我給不了自己溫暖
只能藉由安慰別人的不安來假裝自己是溫暖的

只是

我已經不會刻意提醒
我已經學會不故意疏離
我已經開始穿上大衣
我已經剪短了頭髮
我已經把鼻樑上的壓痕抹平
我已經知道怎麼接受其它人的關心
我已經學著不能不善待自己

為了那些日子
總是該給自己一個交代
it;s about time
我開始
心生畏懼

等待著我的理由出現
而我
會站在那裡
不狂妄的叫囂
不撇眼的輕篾
只要和平的面對我自己

不為了所有愛我的人
這次是為了我自己

iam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